财牛网 生活正文

张宇飞组诗:梨花纷纷

2018/5/17 23:13:44   来源:娱道文化传媒

题记:五月的风,终于在我悸动之前,把北方的大山染绿。唯有那山梨花轻扯着白云,缤纷夏的缱绻…

文/张宇飞

●河流远逝了

我把唯一能够流下的泪水

抛洒

清洗着越吹越远的灵魂

因此,在山沟儿里的我仇视黄昏

多情的泪水使树高大起来

打磨时光深处的生命

尽管季风飘来南国的沐浴

含着一种无法言表的缠绵

我扔挥洒漫天的雷声

周而复始地擦洗

那消瘦的岁月

嫁接新时代丰富空灵的梦

泪水不再是干涸的河床

很沉重地栖息那块寒风冽冽的田野

以蓦然回首和悠然的沉寂

论证----

只是一种语言

超越时空

就这样

一滴滴践约一个季节

一滴滴相许一次距离

眼泪---

最终带着梨花纷纷的折磨

淹没所能感到的一切

叶子不曾有过隐痛

独自飘零的故事

叶子

开的漫山遍野

像只流尽泪水的眼睛

自此

一位诗人和雪覆盖着萌动的

虔诚

秋风飒飒

粗鲁地嵌尽关东大汉的额头

低述着子孙后代的成长

就像阳光

灿烂地把祖祖辈辈的放山号子

植成一寸一寸疯长的次生林

叶子在难言的顾盼里

飘来飘去之后

终于不确定这个日子

把一大片古老的青松之韵

庄严地延伸进

北方飘雪的原野

连绵的山脉

再一次辉煌远古的森林

诉说

叶子不曾有过隐痛

对一棵树的怀念

树是最能唤起诗情的植物

我有意无意地靠在一棵树上

对古老的天空

绿荫荫地思索

以后全部的日子

我都将静静地等待

就像经历整个人生一样

若干年后得一天

那棵树被伐倒了

伐倒了心中始终保持的博大

伐倒了感觉至深的痛苦

我就把信念与胸襟

交给那棵树

它的叶,曾经摇响过

泪雨纷纷的黄昏

我永志难忘

回望大山

慢慢的脚步

踏着秋风,走入林中

用一双男人粗糙有力的大手

抚摸大山沉睡千年的面孔

大山里有重重复复的故事却又反反复复

冬至,以主人的面孔

闭上眼睛去听,去听

那北方惟一忠贞的回答

不是吗

悬挂枝头的伟大岁月

任颜色交织着语言

遥望深沉的山岳

读一种千年万世的雄浑

在晚熟的黑土地上

我收割大山千姿百态的腐烂

以及那落日拒绝的

叮叮咚咚的秋声

森林的故事

眼中装满意念

就这样把森林中大把大把的乐章

全部用枫叶夹进

我多梦的诗集里

让软软湿湿的风拂拭

每一棵树的象征

固有了羞涩的等待

固有了含蓄的依恋

固有了幸福的遥远

以及固有了丰满白发飘飘的岁月

转过身来

保持邂逅

携一轮辉煌的日出

倾听林涛声中

祖辈们留下土生土长的嘱托

决意跋涉的脚步

在山的坎坷中,朴朴实实踩着

人类许许多多的故事和奇迹

或比山更远的远方

从一朵花里,我看到了

一畦的春天

青年诗人张宇飞

青年诗人张宇飞

作者简介:张宇飞,“70”后。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曾以飞雨、屹然在《人民公安报》《中国绿色时报》《诗歌报》《巴山文学》《散文诗刊》《青年月刊》《农林工人》《松花湖》《南疆诗刊》等报刊发表拙作。有诗入诗集、诗历,并获奖。"诗言志",知道痛而不言是一种坚强。


责任编辑:李志

相关阅读

财牛网 Copylift © 2017 icainiu.cn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

湘ICP备16008745号-2